当前位置:主页>资讯>八卦>正文

妇产科男医生:我不变态

时间:2014-10-17 00:09  来源:www.mj27.com  编辑:名家健康网
  医院妇产科向来都是男宾止步的地方,岚县哪里有人懂得花呗怎么注册,而男医生的存在让不少患者尴尬不已。前不久,某产妇的丈夫还因为不满男医生查房将其殴打致昏迷……伴随电视剧《产科男医生》在各大卫视的热播,有关“产科男”的话题又一次成为人们讨论的热点。
  数字
  妇产科遭遇男医生
  当你在妇科门诊遇到男医生时,你会怎么办?在某网站随机调查的13000名网友中,其中41.36%的受访者表示“感到非常尴尬和难堪,因此拒绝就诊”;35.70%的受访者表示“尽管会有点紧张和别扭,但还是会接受检查”;还有17.42%的受访者认为“无所谓,只要是好医生就行”;调查显示,仅有5.52%的受访者“愿意找男医生”。
  争锋
  介意派
  男医生增加心理压力
  那些妇产科男医生都是一副见多了无所谓的样子,看着就让人感觉讨厌!我不想职业歧视,可是你不尴尬人家女孩子尴尬啊!本来产前检查就是涉及女性隐私的,如果此时又是一个男医生,准妈妈面临的心理压力就会更大。所以,当我选择医院的时候,我很在意她们的产科是否有男医生。——准妈妈apple
  男医生碰我就起鸡皮疙瘩
  如果是做B超我还可以接受,要是其它的检查我肯定接受不了。前段时间因为喂奶不当,乳房起了炎症去医院按摩。恰巧当时女大夫都比较忙,最后就让一个男大夫给我按摩,整个按摩过程中我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,好在按摩时间不长。——薇薇de麻麻
  选男医生是无奈之举
  给我做剖腹产的也是男医生,当时哪还想得了那么多。不过,如果看妇科我肯定不会要男医生检查。——花生妈
  不介意派
  男医生好沟通、更体贴
  当得知我的产科医生是男医生的时候,我和老公都很坦然,我甚至还有点窃喜。作为男人心胸广,会让着女人,所以男医生更好沟通,要是换成女医生可能就会比较麻烦了……在医院里认识的准妈妈们都对这位男医生印象极好。他总是以男人特有的豁达和幽默打消准妈妈的种种焦虑,安慰着我们。——小小赵
  医生的医术才是最主要的
  去医院看病,医生的医术才是最重要的,性别都是次要的。那些妇产科男医生的医术都很高,检查手法轻,态度好,让人一点都不感觉难受……当然第一次遇见男医生有点不好意思,当着陌生男人脱裤子总有点尴尬,但医生毕竟是医生,他们是为了治病。——果冻宝宝
  患者就是皮肉和骨骼
  我和朋友上次去医院做乳腺常规检查,也是男大夫,当时我就感觉有点尴尬。但是我的朋友也是个医生,她说在他们医生眼中,男女都是皮肉和骨骼组成的,没什么特别。——萌宝
  “我们不是变态,是‘中性人’”
  “呀!怎么是个男的?”一位女士刚走进郑兴邦的诊室扭头就跑了出来,并且嘴里还嘟囔着,“真变态!一个大男人干什么不好,专爱看女人病,谁愿意脱光了衣服让你看啊……”
  自从2006年来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产科做见习医师开始,32岁的郑兴邦已经见惯了这种尴尬的场面。记得刚开始出普通门诊时,G3投注网赔率,由于患者挂号时不知道郑兴邦是男大夫,所以有不少“走错了门”转身就走的患者。还有的病人虽然坐到他面前,但扭扭捏捏、遮遮掩掩地,弄得气氛非常尴尬,最后还是被郑兴邦送去了隔壁女医生的诊室。
  “做检查时可能听胎心、取阴道白带、做内检,有时候我们大夫还需要了解患者的夫妻生活……毕竟多数老百姓的思想还是比较保守的,有些女性不愿意在男医生面前暴露自己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再加上,当时我还是一个年轻的大夫,难免让患者有些担心。所以遇到这样的患者,我就会劝她们去找女医生就诊,既减少了尴尬,也避免了不必要的纠纷。”
  郑兴邦记得,那段时间整个妇产科总是熙熙攘攘、人满为患,各个诊室门口都排起了长龙,只有他的诊室外是门可罗雀。偶尔来了一个患者,还是来开药的。进了门,既不说病情,也不说症状,就让郑兴邦给她开药。完事后,人家转身就走。
  幸好,当时的妇产科主任和师兄们经常安慰他。“你现在太年轻了,我们刚来到医院时也跟你一样。”“等你看起来老一点、经验丰富了,患者也就容易信任你了。”“别人说闲话你就当没听见,有些地方还出现过患者大吵大闹,男大夫挨骂、挨打的呢!”
  “其实,我们妇产科男医生不是变态,穿上这身白大褂,我就是一个中性人。”自从2000年进入北京大学医学部以来,在郑兴邦眼里,病人没有男女之分。“当患者脱下衣服时,即使是闭月羞花、天姿国色,在医生眼中顶多就是一张解剖学图纸,眼前面对的就是一个器官,1967年10月下旬属羊6月份体彩特别号码,跟外科没有任何区别。医生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患者得的是什么病,如何才能对症用药。只有当脱下白大褂之后,我们才是正常人。”
  然而,郑兴邦的想法,患者又怎么知道呢?
  “说到底还是当时自己的资历不够、医术不高。”郑兴邦回忆,那段时间他对尴尬的现状做足了思想准备,一心想着提高业务,争取早日赢得患者的信任。并且,作为一名妇产科男医生,他还要特别注意仪表和言谈举止。头发不能乱、不能长,穿衣服不能太随便,更不能佩戴任何饰物……
  “因为职业,相亲对象扭头就走”
  与工作上暂时的不顺利相比,生活中的烦恼更多。
  由于母亲原来是医院的会计,所以当年郑兴邦报考妇产科专业时,家里并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。“其实,我主修的专业是生殖医学,属于妇产科学专业的一个分支。所以,进入医院以后就要从妇科、产科轮流做起。无论是产前检查、跟着助产士接生,淇县有实力的种有机米饲料,还是配合主刀医生进行剖腹产,一样都少不了。”但是,一般遇到同学、亲朋,郑兴邦只说自己是搞生殖医学的,对“妇产科”3个字却只字不提。
  在郑兴邦看来,虽然他的老家合肥也是个省会级城市,但还是有很多人不能理解自己这样一个妇产科男医生。
  记得有一次,郑兴邦回到老家参加朋友的婚礼,当周围的男士得知他是一名妇产科医生,便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。还有人笑嘻嘻地凑过来,称赞他会选职业、有眼福,天天都能看到许多脱光衣服的漂亮姑娘……这让郑兴邦感到十分恶心。
  • 热门关注
    • 疾病
    • 情感
    • 体检
    • 医学
    男女老少
    • 女人
    • 男人
    • 老人
    • 育儿